新闻广播|滨海广播|交通广播|经济广播|生活广播|文艺广播|音乐广播|相声广播|农村广播|小说广播
    活动海报
更多...
    热点新闻
明天(4月9日)火星将上演冲日表演,届时我国公众将迎来欣赏火星的好时机
本市农民土地股份合作社和家庭农场试点启动
宁河县宁河镇:“死水”变“活水”水清环境美
武清区着力推动京津冀一体化发展 引材聚智助推辖区跨越发展
宁河县三万名农村妇女开拓就业新渠道
最具天津特色的民间曲艺——天津时调
2017-04-10 14:37   稿源: 天津广播电视台-农村广播   编辑: 农村广播 闫子轩

  天津时调源于明清,盛于清末民初,是天津曲艺中最有代表性的传统曲种之一。它内容通俗易懂,腔调高亢爽朗,具有浓郁的天津乡土气息。

  天津时调表演艺术家王毓宝老师,她博采众长,不断从前辈艺人的演唱中汲取营养,从内容到形式创立了“天津时调”,并形成了自己质朴、爽朗、甜润的风格。现如今,已有92岁高龄的王毓宝老师依然在坚守着天津时调的传承工作,她希望能有越来越多的朋友热爱这一曲艺形式。

  2006年,天津时调被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现如今,天津时调凭借着独特的唱腔和风格继续在传统艺术的舞台上大放异彩。活跃在当今曲艺舞台上的刘迎、刘渤扬都是王毓宝大师的得意高足,作为新一代曲艺演员,她们二位有强烈的责任感和使命感,深知肩负继承传统艺术并将之发扬光大的责任。

  使命在肩,任重道远,继承发展,前程似锦。愿渤海之滨古香古色的天津时调,经过新秀新声的精彩演绎,焕发出更加美丽的光彩。

  主持人:听众朋友们,您听出来这是谁演唱的了吗?这就是我前两天采录的今年92岁高龄的天津时调国宝级大师王毓宝老师给我们清唱的《军民鱼水情》。是不是把您一下又带到了过去的那个时代,老太太虽然已经92岁高龄了,但是依然很健康,嗓音条件还是很清脆、嘹亮。这是我们曲艺界很幸福的一件事情。今天我们的《区县直通车》,首先就来听听主讲嘉宾、92岁高龄的王毓宝老师跟大家聊聊她与天津时调的情缘。同样,今天做客我们直播间的二位嘉宾是王毓宝老师的弟子,天津时调的第二代传承人刘迎。

  刘迎:听众朋友大家好,我是刘迎。

  主持人:王毓宝老师的儿子、国家一级演奏员刘小凯先生,欢迎二位!

  刘小凯:主持人好,听众朋友大家好,我是刘小凯。

  主持人:2006年,天津时调被列入到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当中。也是在那个时间前后,王毓宝老师被评为优秀中华文化传承人,获得了“金唱片”奖等无数的殊荣。老人家当时高兴吗?

  刘迎:是的,老师非常得高兴,同时她也非常得低调。获得了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是一件非常值得骄傲和自豪的事情,而且也非常得重要。尤其是我们在演出中,当主持人介绍天津时调的时候,第一句话就说天津时调是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到这里的时候,台下观众的掌声就响起来了。

  刘小凯:老太太心情是很高兴的。作为我们下一代传承人来说,我们继承和发扬天津时调这一曲种的任务还是很艰巨。

  主持人:王老师一生都在热衷演出,在这个过程中也结交了很多朋友。王老师为人特别谦和,而且正是因为在她的作品中唱得内容都是有关市井生活的,所以她也特别喜欢和普通人交朋友。我听说有一次您回家,没看见王老师在家,还挺着急。原来王老师领着一位扫大街的清洁工大姐一块儿烫头去了。从这一点就能看出王老师平时很平易近人。那您是怎么理解母亲这份工作的?

  刘小凯:在很小的时候,我对我母亲的这份工作有点不太理解。因为逢年过节的时候,别人家庭都聚会,唯独我们家这时候就不一样了。家里没有人,在当时那种情况下可以说就我一个人。尤其是过春节的时候,母亲就去对外演出了。不管是到剧场,还是下工厂,那时候母亲挺忙的。所以给我的一种印象就是,人家都在家里过年了,我们家里怎么没有人呐,就是对于母亲的工作不太了解。等真正工作以后,进入咱们天津市曲艺团,我感觉到不是以前这样的。因为我们的工作不同,我感觉我母亲很伟大。尤其是在过节的时候,我们的演出任务量都很大,所以我们必须得去外头为人民服务,为广大群众演出。我是这样理解我母亲工作的。后来,对于我自己来讲,就是很加倍地努力工作。

  主持人:其实这么多年以来,王老师很不容易。而且,我觉得她老人家一直对自己的专业非常认真,很钻研自己的专业。您是这样认为的吗?

  刘小凯:我感觉我母亲就是为天津时调而生的,她一直在研究天津时调。比如说现在,我给刘迎、刘渤扬伴奏。有的时候我出去演出了,回来之后她就问我,“刘迎今天唱的什么呀?”“刘迎唱的怎么样,刘渤扬唱的怎么样啊?”很关切自己的徒弟。

  主持人:我听说老太太直到八十多岁了,还坚持登台演出?

  刘迎:就是在去年的时候,老太太还能登台呢。当时,师傅、我还有师妹刘渤扬一起演唱了《军民鱼水情》,当场效果非常得好。王毓宝老师一张嘴,就获得了满堂彩。而且很多观众都跟着我们一起唱,感受着这种热烈的场景,作为徒弟的我们感到非常得骄傲。

  主持人:常有百姓这样说,王毓宝老师是天津时调的功臣,没有王毓宝,没有1953年的改革,这个曲种就完了。今天节目中,我们也特别想听听王毓宝老师跟大家聊聊她和天津时调的情缘。

  (王毓宝:我刚一学徒的时候,我跟父亲学习的是京韵大鼓。一块儿玩票的时候,我父亲就带着我去唱。我听大伙儿唱的时候有唱时调的,我一听这时调还挺好听,我就跟我爸爸说我也想学时调。后来玩票的时候,我也唱时调。大伙儿都说就让孩子唱时调吧,别唱京韵啦。孩子嗓子好,唱时调合适。从这个时候开始,我就改时调了,我父亲就开始教我。

  记者:那个时候您多大?

  王毓宝:那时候可小了,七、八岁我就会唱了。父亲是我的启蒙老师。过去家里穷,父亲是工人,家里哥们弟兄多,请师傅也请不起。我父亲好这个,我也喜欢唱,等父亲一去哪儿玩票去,我也就跟着去。我刚一出来唱的时候,是我父亲给伴奏。后来我父亲岁数比较大了,我就找了一个伴奏的,跟着我赶小剧场什么的。那时候我就开始赚钱养家了。那阵儿,我不是小么,剧场那会儿还分份儿了,挣了钱了大伙儿分,人家大演员都是拿一个份儿,我就拿半个份儿。后来,大了一些,我就开始赶大剧场了,像中华、宝和轩、大观楼……我在这些剧场里就开始拿包银了。那会儿也就是十五、六岁。

  记者:后来您有其他的师傅吗?

  王毓宝:1962年吧,当时,老艺人姜二顺、赵小福、高五姑还都挺火了。解放以后,就挺兴拜师的。他们就说让我拜个师,我说我拜师就为了多学几个曲种,而且时调一类的还有好多曲牌。我说要学曲牌就找姜二顺姜二姑吧,当时我们都叫二姑。姜二姑跟我父亲差不多岁数。我说她会的多,我可以跟她拜师。领导就给我组织了这个拜师仪式。我特别感谢这些老师们,老师们可给我帮了不少忙。像王文川、王海门、祁凤鸣、李元通、阮文禄、翟万盛、翟万兴、姚惜云……姚惜云在我们团里是一个作者,给我出了不少主意,在乐器上想了好些办法。)

  主持人:可以说,天津时调,讲的都是老百姓的事儿,反映的都是市井生活。在近一百年的传唱中,出现了很多票友,主要过去都是票友,也没有专业的。后来成立了曲艺团之后,才有专业演员的出现。刘迎现在就是一名专业的时调演员,说说吧,当初是怎么认识王毓宝老师的?

  刘迎:是在我考中国北方曲艺学校的时候。我记得我们娘俩第一次见面就是在我考试的时候,当时王毓宝老师和许多曲艺表演艺术家做评委,我当时表演了小品,说了绕口令,还唱了一首歌。唱歌的时候,我开始的调门起高了。然后王毓宝老师就说,“过来,喝口水。”我那时候也小,就赶紧喝了口水。然后王老师又说前边不用起那么高,继续唱吧。之后,我就前面没起那么高,结果唱得非常好,就非常圆满地完成了考试。等我考试出来,我还不知道给我喝水的就是王毓宝老师。然后,师哥师姐们就围着我说,“知道刚才给你喝水的是谁吗?”我说,“谁啊?”他们说是王毓宝老师,大家都很羡慕我。最后我就顺利地考上了中国北方曲艺学校,也是在那个时候结缘了王毓宝老师。

  主持人:这么多年来,可以说在王毓宝老师的精心培养、严格督促下,再加上个人的勤奋努力,你在天津时调这一曲种中的造诣获得了业内前辈和广大观众的一致好评。

  跟大伙讲讲,一路走来,在你的学艺经历中,有没有一些令你印象深刻的事儿?

  刘迎:太多了!我简单地说一两件吧。当时王毓宝老师给我上专业课,无论是酷暑还是严冬,从来没有耽误过。那时候,她开政协会,她就没有时间给我上课,然后就让我去家里补课。然后我就到家,娘俩就上课上得非常认真,把我所有落的课都给我补上了。到时候我一抬眼皮一看,已经是晚上十点半了。然后我就想,我太不懂事了,王老师开了一天的会,然后还给我补课,第二天还得去开会。所以,我就觉得老师对学生,对传承天津时调的责任心非常让我震撼。反正我每次和老师上完专业课,都觉得自己像充满了电一样。

  另外还有一次,王毓宝老师生病了,病得很严重。然后我去病房探望她,我当时急得演完出就直接去了,也没卸妆。然后王毓宝老师当时就是输着氧气躺在那儿,我都说不出话来了。老师说,“没事,没事,我没事……你去演出啦?唱的什么呀?唱的怎么样啊?”连着问了我三个问题。本来我就不知道说什么,一听这些一下子我眼泪就下来了。老太太惦记着徒弟的演出,其实她就是惦记天津时调。所以,我就觉得王毓宝老师的每一寸肌肤和每一滴血液都是为天津时调而生的。

  我记得,在我毕业的时候,王毓宝老师送了我三个字——台上见。当时我还不明白什么意思,老师告诉我说,“台上见”也可以理解为我毕业了,可以登上舞台了,观众可以见到我了。但是还有两层更深的意义,第一,我们学成的这些东西需要在舞台上呈现出来,让观众给予评价;还有一层含义就是我们在台下无论遇到任何事情,不要争不要抢。你在舞台上有真本事、真功夫,属于你的一切自然会属于你。所以,王毓宝老师的这一生也是凭借着“台上见”的这种精神,为天津时调打拼出了自己的一片天地。

  主持人:是不是在你获得越多成就的时候,肩上的责任感就会越重。作为传承人,下一步你的打算是什么?

  刘迎:就会更加刻苦认真地钻研天津时调,还要更加孜孜不倦向师傅学习演唱天津时调,力求把天津时调艺术的精髓领会得更深刻。通过自己的探索创新,为这门传统艺术增添一些新的活力。

  主持人:王毓宝老师真正崭露头角是在1953年。因为这一年她正式加入天津广播曲艺团。没想到一进团,老太太就没闲着,马不停蹄地对天津时调的唱腔、过门、曲调等方面进行改革,而且摒弃了旧时时调中一些消极的唱词,加入了积极向上的内容。我们跟着王老师一起回忆一下当时改革的心路历程。

  (王毓宝:过去的时调挺死板的,除了唱就还有几个数板,这就算不错的节目了。后来,我们参加广播曲艺团以后,领导就说时调好像不能唱新的,就想让我唱单弦。我说我也改不了,唱单弦我这一嘴天津话天津味儿的,唱那么多年了,我这不行。归齐我唱了一个《锣声叫》,大伙儿反映就不行,说这不是单弦,听着像时调味儿。后来,领导就说我给你写一段吧,《摔西瓜》,可别按老的唱法,就得革新。我说革新我没有意见,可别让我唱单弦了。我接到词以后,我找到祁凤鸣老师,交待了一下领导的意思,祁师傅就说一块研究吧。后来,我们在数子当中稍微动了一点。另外,还有这个“哎嗨呦”,改了新的唱法(示范),连过门都改了。乐器方面,过去就有两个乐器。后来,又增加了扬琴、笙和大提琴这三个乐器。现在一共有五个乐器:三弦、四胡、扬琴、笙、低音胡。

  记者:那正式更名为天津时调也是在1953年吗?

  王毓宝:对。那阵儿我们就研究了,时调也有叫靠山调的。后来,我们团长就说,时调好像咱天津的地方民歌似的,咱就添上“天津”二字吧,叫天津时调。我说这不错,大伙儿也都赞同,就这么就叫起来了。)

  主持人:在王老师对往事的回忆中,我们也同她一起穿越时间隧道,走进了她不平凡的风雨人生。

  王老师跟我说过一句话,我印象特别深刻,她说她特别希望天津时调有优秀的传承人,她恨不得徒弟们能超越自己。

  我们不得不承认的是,随着时代变迁,很多民间艺术都已经在走下坡路了,不知道现在天津时调的普及、传承情况怎么样啊?

  刘迎:我觉得自从天津时调被评为国家级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之后,有关这方面的演出多了很多。每年都要参加非遗的展示,领导也很重视天津时调的传承普及工作。经常组织“非遗进校园”的活动,比如说我们去过音乐学院演出,还去过附属中学演出,让大学生、小学生知道什么是曲艺,知道什么是天津时调。另外,我们还进社区,组织惠民演出。还有,局里在2014年组织了非物质文化遗产去法国展示演出活动。当时想叫王毓宝老师去,但是老师年事已高,就派我去了。所以,我就觉得现在对非遗的宣传力度非常大。主持人:所以说,趁着这个势头,我们天津时调的传承发展也做了一些工作。我想,不管是进校园、进社区也好,还是办演出、去交流也罢,最重要的还是物色下一代的传承人,大家认可吗?

  刘迎:对,这一点很重要。现在,我们团里也是做了一些工作,比如说让我去教一些小学生演唱天津时调,而且是作为一门课程长期教。我也在教新报小剧团的小演员们,本来是一次课的,但是家长、老师和孩子们都强烈要求想学一段唱,又加了三次课,一共四次课,他们现在能唱一段《秋景》了。

  给这些孩子们教课,王毓宝老师非常得重视。她一听我说这些,特别感兴趣,总嘱咐我记得挑几个好苗子。所以,我也秉承着恩师的教导,准备挑选几个好苗子,重点培养。我在寻找中发现,还真有不错的。但是也得是双向选择,孩子也得爱学。今天正好借着电台这个平台,我也呼吁一下,收音机前的听众朋友,如果大家身边有小朋友或者初中生对天津时调感兴趣,可以考中国北方曲艺学校。如果想当成一种爱好,也可以跟王毓宝老师学习。

  主持人:最后,问一下小凯老师,您一直以来给天津时调伴奏,拉四胡是不是也涉及到物色传承人?

  刘小凯:刚才师妹说的我很赞同。我有一个私心,作为一名四胡演奏员,对于下一代青少年想要学习四胡的小朋友来说,我看太少了。北方曲校招生的时候,乐队专业的学生太少。我们到哪演出,一些小朋友根本就不认识四胡。我把四胡一拿出来,他们就看得很稀奇。有的小朋友就问,这怎么是四个轴呢?我就得耐心地跟他们讲,四胡就是比二胡多两个轴,只有这么介绍他们才明白。所以,接着刘迎的话茬往下说,我们还要多多借助平台,下社区、进校园,多多宣传非遗,把我们的曲艺,把民族文化发扬光大,传承下去。

  主持人:咱们共同配合吧!谢谢刘迎、刘小凯二位老师做客直播间,也谢谢听众朋友的收听。我们下期节目再见!

  刘小凯:再见!

  刘迎:再见!

 
联系电话:23601611  受理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22)23601782 转 8020  津B2-20060107
本网站由天津广播电视台版权所有,技术支持 北方网 Copyright 2003 - 2011All Rights Reserved